桐联网 > 社会 > 故事:女友主动帮我争夺继承权,不久父亲中毒死亡我才知她图谋

故事:女友主动帮我争夺继承权,不久父亲中毒死亡我才知她图谋

2019-10-27 17:14:30 来源:桐联网

每天读一个故事应用作者:萨蒙西蒙

当吴桐睁开眼睛时,天已经亮了。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刺向他的脸。他迷迷糊糊地摸着裸露的上身,问了一个哲学问题。

“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

室内装饰是一个标准的快速酒店房间,地板上散落着衣服,床头柜上放着几瓶沥干的外国葡萄酒,两个空玻璃杯和一个高档机械表。

看了看手表,9点20分,吴桐突然想起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赶紧找衣服穿,床一蠕动,一个女人像小鸡一样从蛋壳里钻了出来。

“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琪琪有一张慵懒的脸,应该刚刚醒来。

"上午十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吴桐赶紧穿上西装裤,“所有董事都必须出席,不得迟到。”

“你是叶王子。如果你让那些老太监等着呢?”琪琪把它竖起来,就像一条蛇吐出一封信,诱人地吹进他的耳朵,“我们昨晚还没完成,现在不继续了吗?”

半小时后,吴蔡彤开着他的红色法拉利离开了酒店的停车场。一路上,他踩下油门,红色的速度计指针像一个暴怒的老人的血压一样稳步上升。他很后悔自己耽搁了这么久,但对他来说很难拒绝他迷人性感的女朋友。

三个月前,他认识琪琪,当时他被烟火女郎包围着,虚荣、贪婪、狡猾,或者好奇,或者伸手要钱,这让他很无聊。直到那天,他还在一家高档餐厅拿着菜单,却发现琪琪(Kiki)是那天晚上他想品尝的最美味的食物。她身材高挑,优雅端庄,脸上总是带着无害但迷人的微笑。

结果,他一天三次来到餐厅,向琪琪要服务,送鲜花和礼物。攻势如此之大,每个人都知道。两周后,琪琪被成功追捕。两人在一起后,琪琪从未提及任何金钱需求,只是和他一起呆在酒店房间或公寓里,过着一个普通而放纵的两人世界。

也许这是真爱,吴桐对这种关系很满意。

当吴桐到达会议室时,他已经迟到了40分钟。他一走进房间,每个人的目光都像超市收银机扫描仪一样扫向他,他的父亲,L集团(F市最大的零售集团)董事长艾伦·吴(又名“吴总”)很生气。

“我记得昨天说过,任何人都不准迟到!今天我们将讨论我们集团收购其他超市的情况。你知道这有多重要吗?”吴先生锐利的目光急切地想把他钉在墙上公开展示。

吴桐不敢回答,对这个地方的大小感到抱歉,气喘吁吁地跑到座位上。刚坐下,身上浓烈的酒味就让一旁的人来捂住鼻子,其他人也别过头了。

“你爬出坟墓了吗?闻起来像只狗!你不想参加这个会议,回去洗澡吧!”吴总喊道,“还有,下周我会宣布,无论谁继承了我的位子,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儿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一直都很公平。集团利益第一,谁有资格谁就是主席。”

吴先生又转向他的秘书顾源说,“会后发个通知。下周一上午10点,宣布下一任主席。主任以上的所有人员都必须参加。”

顾源点点头,很快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他像一个欧洲难民一样又瘦又瘦,但他很灵活,精力充沛。在武宗手下工作五年后,他一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还没有!”吴总是像狗一样无情地催促。吴桐不得不噘着嘴离开。当他起床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他脸上带着傻笑。幸灾乐祸转瞬即逝,他确信自己是整个会议室里唯一一个看到它的人。

吴桐一直不喜欢枫树。他不知道他父亲三年前在哪里挖出他的。在他来之前,吴桐作为促销部主任,过着平静的生活。他通常以商业的名义用公款喝最烈的酒和最狂野的女孩。他离开了顾源或他的手下。不管怎样,他父亲只有像他这样的儿子。迟早,这个团体是他自己的。他怎么能不辜负自己作为工作犬的身份呢?

林峰的出现粉碎了他的梦想。林峰,作为来自空中的首席财务官,努力工作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每个人都对他的声明和计划赞不绝口。尤其是武宗,他经常在公共场合表扬他,有时带他去参加重要的会议或聚会,把自己放在一边。

起初,吴桐并没有感到受到威胁,但几个月前,林峰向吴总经理汇报说推广部门的财务报表有问题。他经常超出预算,暗示吴桐用公共资金吃喝,浪费资源。吴桐在董事会上受到父亲的严厉斥责,这尤其令人尴尬。

这对于抢夺权力来说并不明显。虽然吴桐被搞糊涂了,但他并不笨。于是他把林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打着沟通工作的名义打他。林峰总是微微弯腰,好像他随时准备做90度的鞠躬。

“报告的问题,我真的很抱歉...我这也是为了给集团省钱。众所周知,由于电子商务的影响,零售业现在并不十分繁荣...嗯,我也知道现在谈客户不容易...好吧,你可以用将来要推广的预算报表做得更多,我会在这里批准它们,然后想办法削减其他部门的资金,并把它们转交给你。可以吗?”

面对叶枫错误的态度,吴桐非常满意。他知道林峰的工作能力,并认为养一只好狗对他有好处。

但是他今天在会议室说的话又让他不安了。他父亲不会莫名其妙地说那件事。这是否表明存在变量?这么大一块肥肉真的想被叶枫叼走吗?

吴桐知道他父亲在外面有几个情人,他还记得他父亲平时和林峰的关系。经过仔细考虑,他们似乎有眼睛、鼻子和耳朵。林峰可能是他父亲的私生子吗?

他后悔自己以前太粗心了。他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林峰是高手,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回到酒店房间后,他为琪琪感到难过,担心自己会被赶出家门。

“别担心,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琪琪穿着酒店浴袍,给他倒了一杯新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事实上,要成功地成功组建这个团队太简单了,杀了你父亲就行了。”

吴桐惊呆了。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容易说出这样的话,好像她只是想杀死一只苍蝇或一只蚂蚁。

“为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这不全在电视连续剧里。”琪琪顽皮地笑了,扬起眉毛,喝了一口酒。"不管怎样,有钱人能应付杀人,不是吗?"

“别喝了!”吴桐大脑中的一根神经发出尖锐的警报。他抓起琪琪的杯子,冲进浴室,把酒倒进水槽。看着浅黄色的液体在池底挣扎。

他记得一年前的那个晚上。他的记忆就像大雨下的窗户一样模糊,而你站在房间里。虽然你看不到窗外,但你知道什么在等着你。

那天晚上的路灯比酒更黄更朦胧。他摇摇晃晃地走出酒吧,来到外面的室外停车场。他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在他汽车的雨刷上贴了一则广告。他用酒精抓住另一个人的衣领。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的车。"吴桐记得当时他好像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他好像说了别的什么。简而言之,这个男人很不开心,他说他只是兼职工作来挣点钱。他是如此富有,如此斤斤计较,而不是一个男人。

我不是男人?吴桐记得他今晚没有和一个漂亮女人搭讪,另一方也告诉他没有足够的男人。美丽的女人恶意地看着他,好像在暗示什么。他心中的火又开始燃烧了。

但是那个人已经向远处走去了。他喝得太多了,腿软得跟不上。他坐在驾驶座上,开始起步,踩下油门,等骑着野兽向前跑去。

酒后驾车,造成事故并逃跑,吴桐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夜。第二天,他要求他的一名保镖承认犯罪,并让他承认他未经允许开着老板的车出去泡妞。他喝了太多酒,失去知觉,杀死了那个人。至于停车场的监控,他已经派他的工作人员收买保安,删除所有视频。

吴桐对保镖的赔偿是承诺请最好的律师为他辩护,入狱不超过10年,并汇给他50万元作为骨髓移植和他儿子血液癌症的护理费用。

“你没事吧?我只是开玩笑。我可能喝得太多了。”琪琪双手捧着脸站在吴桐身后,可怜巴巴地看着镜子里的他。“其实,只要给你爸爸一些他喜欢的东西,让秘书给你写个好计划。血液溶于水,如果你表现好,他不会太粗鲁。”

吴桐听了琪琪的建议。两天后,他满怀信心地走进董事长办公室,手里拿着一罐埃斯梅拉达庄园玫瑰夏日咖啡和顾源为他的新超市分公司制定的促销战略计划。

半个小时后,只有一个人在主席办公室幸存下来。

当时,没有人知道吴是怎么死的,包括吴桐,他被下面的警察铐上手铐并强行带走。

根据吴桐的声明,他走进办公室,给他父亲冲了杯咖啡,加了糖和奶油,并和他谈了计划的细节。不久,他的父亲痉挛地倒在地上。他惊恐地站在那里。刚刚进来提交文件的顾源看到了这一幕,并叫了救护车,但来不及赶到医院。

尸检报告指出,吴总是死于洋地黄中毒引起的心律失常。测试结果表明,洋地黄是在吴桐酿造的咖啡中发现的。咖啡豆、咖啡机、糖罐中的糖粉、垃圾桶中的奶粉盒中的奶粉等都没有发现洋地黄。现场只有他们。

显然,是吴桐用他的手和脚煮咖啡,并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毒死了他的父亲。很自然,他的动机是为了继承这个团体,假装吴因心脏病突然死亡。

吴桐否认他父亲中毒,但物证很清楚,动机也很清楚。警方正式逮捕并起诉了吴桐。L集团董事会也很快否认了吴桐,并正式解雇了他。

在拘留中心,已经一无所有的吴桐蜷缩在冰冷的凳子上,心灰意冷。他知道这是一场精心安排的陷害他的游戏。至于对手,不用说。

他后悔低估了敌人。他以宣泄的方式用拳头敲打着牢房的墙壁,好像他那张自满的脸是林峰的。肮脏的石灰粉包裹着他指关节上的血,就像打碎玻璃的真相。

事实是,他永远不会知道。

得知吴桐被监禁后,林峰在公寓的沙发上得意洋洋地庆祝。金色枝形吊灯像斗篷一样倾泻在他肩上。琪琪和他一起躺在他的怀里。

“告诉我,你怎么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叶枫好奇地用手指拨弄着她的长发。"你对杀死你父亲的敌人不感到恶心吗?"

“我们现在能不要再提他了吗?”琪琪皱眉,“我已经牺牲了足够多来报仇。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我想去巴黎玩。让我们一起去找一个合适的婚礼地点。”

“当然,只要我下周当选主席,如果你想去月球,我就陪你。”林峰已经在考虑如何解决她的问题。"顺便问一下,告诉我,你用了什么方法来下毒并成功地把废物框起来?"

“这是一个秘密。”琪琪翻了翻白眼。“什么,你害怕我用它来对付你吗?”

"如果我死了,你不会成为寡妇吗?"叶枫大笑起来,感谢他这次选择了正确的作品。

起初,当林峰担任首席财务官时,他并不打算篡夺王位,而是尽最大努力去做他正在做的事情。这是他的性格,只要你想做,你必须做,你必须做好,至于手段,没关系,你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工作组出色的工作表现受到了吴总集团上下许多人的赞赏。就连武宗的秘书顾源也经常表扬他,说他从未见过如此能干的人,并对他表示尊重。

除了那个男人,一个眼中钉的家伙吴桐。

他很久以前就知道吴桐自己有问题。他也不喜欢那个人。他必须有能力还是没有能力。不管他是否有远见。他相信以他自己的能力,他可以管理好整个团队,但这个团队注定不是他的。他是一个局外人,一生都必须是别人的狗。

除非这个家庭的所有人都死了。

意识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年前,吴桐的保镖在开车时杀了一个人。整个公司都在谣言四起。当秘书处交出文件时,顾源也和他讨论了这件事,奇怪为什么吴桐的保镖这么鲁莽。

叶枫也觉得奇怪,做保镖,就算给他十个胆,也没几个敢开老板的豪华车来嚣张,甚至租车都更划算。

叶枫秘密派人去调查,得知吴桐已经向他的保镖卡里转移了50万元。以吴桐的性格,保镖惹得自己一身风骚。不开除他是个好主意。他怎么能给对方这么多钱?

这件事的真相已经在林峰敏锐的头脑中显露出来,但他没有证据。看着吴桐在公司里的专横,他决定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把他从公司里赶走。

吴桐绕着酒吧调查是否还有其他探头,或者当行车记录仪捕捉到当时的犯罪现场时,他遇到了受害者的女儿琪琪(Kiki)。

她在路边为父亲烧纸,那里风很大,滚滚的纸屑像一群恶魔一样打转。她化了淡妆,看起来很憔悴。林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前上前询问。那时,他已经被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女人打动了,一个计划也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

叶枫没有轻率地告诉她谁是真正的凶手。没有证据,她不会相信的。根据他自己的计划,他首先开始追求她。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受这么大的美之苦。半年多以后,两人去民政局领取许可证。

几天后,林峰告诉她,她发现杀害她父亲的保镖只是一个替罪羊。L集团促销部主任吴彤是真正的凶手,但不幸的是,没有明确的证据,只能看到他逍遥法外。

琪琪,作为他的妻子,毫不怀疑,相信了他的话,哭着复仇。

叶枫正在等这句话,他告诉琪琪他一举两得的计划,这不仅可以让吴桐坐牢,还可以让自己顺利接管整个集团的计划。

“不可能!我不想和那样的人在一起!”听说要安排自己成为吴桐的女朋友,琪琪疯了,歇斯底里地抓着他的头发,过来轻轻抓着她,不停地劝说。

“为了报仇,你必须牺牲一些东西...为了你父亲和我们的家庭...当你成为他的女朋友后,你不断制造麻烦,让他犯错误,让他行为不端,主席会更加讨厌他,并在正确的时间把他拉下来,那么这个团体就是我们的了...你不想做主席的妻子吗?”

“但是...我可以...和那个人在一起……”琪琪眼里含着泪水说。"当事情成功时,你还会爱我吗?"

“当然!我们都是夫妻,你还不相信我吗?那么报复就会被报复,我们就会有金钱和地位。我们不会担心生活中的任何事情。我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一生都在一起。”琪琪紧紧地抱着她,想了一夜。第二天,她向吴彤经常去的餐馆提出申请,成为一名服务员。

经过三个月的等待和安排,这个计划终于成功了。这时,林峰看着美丽的琪琪,想着在她当选董事长后如何和她离婚。她手里有个人,威胁她并不难。关键是,在他的位置上,他会有任何类型的女人。他不想要吴桐的女人。

一周后,在主席选举会议上,林峰毫无疑问当选为主席。正当他微笑着和其他董事握手致谢时,两个警察走进办公室,出示了证件。(标题:L集团的继承人,西蒙·萨蒙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快乐十分钟

上一篇: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通电 标志项目进入投产前冲刺阶段
下一篇:青岛市文明办发布9月份文明市民名单